主页 > 剪叉式升降平台 >

【宇靓改转文吧

更新时间:2021-10-14

  藏雪国王宫内,此时正传来一阵悲凉的啼哭声。只见一位美丽的华妇正抱着一个小女孩,靓儿......是娘对不起你。

  娘,你好好好照顾弟弟,将来我一定会回来,回来辅助弟弟登上王位。那女孩抱着那妇人眼里闪过一丝倔强和野心。

  那妇人听了这话,连忙捂住那小女孩的嘴巴,靓儿,以后不许你胡说,知道吗?你要是再说这话,娘就撞死在这宫墙上。

  娘......,你别这样,靓儿以后不说就是了,再也不说了。那女孩也不由的被骇的哭出来,抱着自家母亲不放。

  靓儿,娘不求别的,只要你跟未梵都好好活下去就行了。以后娘不在身边,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话还没有说完,那妇人早已泣不成声。女孩只抱着母亲哭也跟着不知所以的哭起来。

  站在帝都笨重踏实的城墙上,远远的便看见官道上一小队人马正往帝都赶来。冬天北方的风清清冷冷的吹着,人的牙齿都咯咯的打颤。

  张靓颖站在帝都最高点的落影阁。整个帝都都呈现她的眼中,气势磅礴的雄伟,生生的叫人的心灵都震撼了。这样的气势怕是藏雪怎么也学不来的吧。

  抱着阁中的柱子,她只觉得脸都冻成了冰块,风吹的她以为自己的肉都要掉了。只是她真是好想好想看看远处藏雪国的皇城。可费尽了心思来到落影阁,却什么都没有。而在她眼里心里,却都被墨诸帝都的强悍给征服掉了。

  忽然传来脚步声,靓颖只好连忙躲到那巨大粗柱子的纱帐后面。屏住呼吸,小小的身子抱缩成一团,脚指冻的宛如踩在荆棘上一般发痛。

  李宇春一只脚踏上落影阁,唇角便泛起一个娇艳花儿似的弧度,带着几许的戏谑与漫不经心。

  缓缓走到阁中凤尾琴前坐下,葱白纤细的双手,随意的拨动了下琴弦,在风里显的格外惊心。纱帐被吹的缦舞,衬的李宇春的脸清冷的孤傲决然。

  一个个华丽的音符便从那把绝世名琴里传出,那琴声开始是华丽的奢靡,让人放纵,便就着象是靡靡的王宫。

  倏地变成冰冷的地窖一般的境界,靓颖只觉得心被刺的痛了一下,分不清究竟是这风太冷还是这琴音太冷。

  终于靓颖还是忍不住的想知道这奏琴之人,究竟是怎样的人儿,能弹出如此的绝妙境界。这一伸头,注定了便就是一世孽缘。

  只见那白色漫漫的纱帐中,那女子端坐在暗红色发亮的凤尾琴前,风冷冷的吹动着乌黑的发丝。露出一张冰冷的没有丝毫温度的绝尘容颜,冰雕的一般透明华贵,一如这乐声般。

  落影阁外,风依旧吹,偶而有几只飞鸟拍打着翅膀掠过云端。躲了一整天的太阳,终于露出脸来,照的地上的雪也显的懒洋洋的出来。

  哦。那你就不要笑了吧。靓颖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我要回去了,不然小青又要罗嗦了。

  恩,暂时住在雪宫。听完这句话,只见李宇春皱了皱眉,靓颖连忙道,我还是自己回去吧。说完便往楼梯口走下起,直到咚咚的脚步声传来,李宇春才反应过来,只是眉间的愁离却是更深了。

  当靓颖回到雪宫的时候,果然一个穿着青衣的宫女站在门口,见着她便连忙跑过来,只拉着靓颖的衣服,公主,这里比不上藏雪国,您是千金之躯,万一出了什么事,小青怎么向娘娘交代啊!

  这里是墨诸国王宫,能出什么问题?进去吧,外面挺冷的。冷静果断,与刚才那个在落影阁中的女娃截然不同。

  转身进了雪宫,里面冷冷清清,只有几棵梅独自绽放。靓颖看着那些开的倔强的梅花,不禁出神的想起刚才人来。哎......忘了问她叫什么了。说完看了看天空,又自语了句,究竟还是要看缘分吧。

  昏黄的宫灯下,李宇春一身白衣已让冷月的寒气染上了几分霜色,她只自语了句,藏雪国张靓颖。

  下雪之后王宫沐浴在一片清朗的阳光下,照的柔情似水般的明媚。在张靓颖看来是有着藏雪国的秀丽的。

  长长的道路,抬头,远远的才能看见朝天殿的门头。两边站立的护卫有着刀刻出来一般的面容,黑色的铠甲散发出黯淡而威严的光芒。就连那长枪上的红缨在阳光下也是招摇的醒目。

  缓缓的抬起头,靓颖这才看清楚了墨诸王的面容。在他的身上散发出的精神正如这墨诸的帝都一般的让人敬畏。只是老了,再怎么也掩饰不住鬓上的白发了。

  边上就着伸出一双玉臂来,拍打着墨诸王的胸口,王,您看看您,还是先下去休息吧,这天还是冷的很呢?

  说完,别有深意的打量了一下靓颖,既然颖公主已经到了墨诸了,也不急在这一时,剩下的就先让莲心替您安排着,等您身子好了些,再召见好了。

  气质华贵,体态丰满,媚眼如丝,白皙的皮肤如脂凝般的细腻。真可谓翘指便是妖媚风情!

  行了,虽然你贵为藏雪国的公主,不过现在这里是墨诸,而你是作为一个人质过来的,所以本宫希望你安分的待在雪宫,没事不要出来,更别妄想接近王,明白吗?收起了刚才的慵懒,莲贵妃脸色渐显的严厉起来。

  恩,莲贵妃的教导,靓颖定会铭记于心。说完,对着边上的小青道,还不快把带来的礼物拿出来。

  靓颖接过小青递来的白色透明质地的玉凤,莲贵妃,您看向枫老远从藏雪国来,也没什么贵重物品,这只凤凰偕老就送给您随便玩玩吧。

  看看......这孩子......这么大老远的也怪辛苦的,还惦记着我客气呢......。话虽这么说,眼神间却已示意下人接过那玉凤。

  凤凰偕老,多少人梦寐以求之物。据说是上古之物,既然送到门上了,她又怎么会放过呢?更何况这还算是那两个人的定情之物呢?

  以后靓颖定是要让莲贵妃费心了。想着母亲最心爱之物,就这样被敬献出去了。靓颖的心里闪过一丝苦涩。

  靓颖从棋盘中抬起头,我们来的时候不是还带了件狐皮的袍子吗?你去拿起披上吧。说完又埋头到棋盘上来。

  公主,墨诸国的人也在过分了,这么大的雪天,连炭都不送一点过来。话刚说完,又接着一阵清脆的声音传来。

  靓颖抬了头,见着一个穿着白色大袍子的少女,边上站了约六七个宫女太监。正站在雪宫正殿前的青石空地上。

  公主,您还是进去吧,等会儿病下来了,娘娘又要责怪我们了。其中一个年纪稍长一点的麽麽出声道。

  那少女走进雪宫,解了袍子,露出里面鹅黄色的衣服。加上那张圆脸,俏丽活泼的可爱,叫人看了都欢喜。

  莲贵妃说你长的好漂亮,将来会成为藏雪国第一美人。我过来瞧瞧,难道还有人比我皇姐更漂亮的人吗?说完,又盯着向枫看着。可是我还是觉得皇姐更好看些啊!

  论美貌,传闻中李宇春发鬓如云,白衣飘然,面带风情炽烈而冰冷的决然;论智慧,这次攻打藏雪国的主将便就是她了。且琴棋书画无一不通,这样的一个人已经臻进完美。只有一点,传说她的脾气古怪且差。

  那少女见靓颖不笑了,也无趣了起来。低头看了榻上的棋盘,高兴了起来,你会下棋啊,你教我好不好。说完,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到了靓颖的身边,摇着她的袖子撒娇起来。

  等菏洁第二天再到雪宫的时候,手上带着从墨诸底下诸侯国带来的珍贵膏药,据说能防冻。

  靓颖站在雪宫空旷的院子里,看着澄净的天空。想起远在南边藏雪国的相思豆该是已经发芽了吧。

  公主......你看,我找到了。门口,小青开心的拎着一个大布袋子进来了。

  坐在池塘边沥青色石板上,用卷起的袖子,随意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是啊!所以我们要好好布置一起这下。可能还要住很久吧。

  靓颖看着她,想着,跟在她身边这么久了,小青居然还这么天真。她心里明白,也许她将一辈子老死在这雪宫里。

  忽而,一阵呼喊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抬头盯着雪宫的门口。果然菏洁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师父......。父王答应我能参加今年春天的狩猎了哦。菏洁开心跑到向枫的身边说道。

  靓颖站起来,摸着菏洁的头,笑的明媚的如同外面的阳光一般清澈。你这么乖,你父亲当然会答应你咯。

  是啊!不过多亏了皇姐帮我说话。今年国庆北京旅游人数净流入最多,菏洁说的自豪得意的眉飞色舞,春季狩猎很好玩的哦,有很多王公大臣都会来参加,今天一定还是我皇姐得第一......。

  靓颖认真的听着她说,也不出声,只在那里浅笑。不过那笑容里搀杂着几分落寂和羡慕之色。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听到菏洁仿佛在自语的说,要是你也能去就好了,让那群臭小子好好的见识一下师父的棋艺,哼......。

  你不知道拉,笔畅那家伙很厉害的。我现在还下不过他,他每次都嘲笑我......师父你一定要给菏洁出气才行。菏洁眼里泛着泪花,摇着靓颖宽大的袖子。

  靓颖何尝不想出去?怕是这一出去,莲贵妃那边就难交代了。再说了,这皇家狩猎又岂是谁都能去得了的。

  菏洁,不要胡闹了,师父是去不了的。来,我们开始今天的课程。靓颖就拉着音韵,让她坐下。

  小孩子家一任性起来真是叫人没办法。何况平时靓颖如此宠着她,自然又是舍不得。

  得到满意的结果,菏洁开开心心的走了。当天夜里,靓颖翻来怎么也觉得难以安眠。是该期望,还是该害怕?

  白色的布料上绣着些漂亮的流云,纤细的腰肢给束起来,宽大袖子的垂摆着很是漂亮。墨诸国的服饰都是跟藏雪国的秀气不同的大气。

  等她走出内屋走到雪宫大厅,见着外面的天喜气的晴朗,几只麻雀在还没有发芽的枝头欢快的唧唧喳喳。心情是有些欢喜的害怕的,只是她一惯淡漠惯了,倒叫人看不出她的紧张。

  等所有人都到齐的时候,司仪出声,点燃了两边的松油,火熊熊的烧的烟雾缭绕起来。衬的站在孟于台上的人都如同神明降临一般。

  长公主宇春果然得了头彩,王见自家女儿如此争气,也是高兴。只是看着那些王子们就皱眉。

  墨诸国开国就有先例,王后的孩子具有第一继承权。就算是女子也不例外。且在墨诸国,男人能做的事情女人同样能做。

  因而墨诸历史上也有着几个顶有名的女王,只是那是三代以前的事情了。墨诸国很久没出现过那样的出色的女子了。

  只是近年来,莲贵妃受宠,她那个儿子也是极争气的孩子。这此狩猎除了长公主之外,他就是二号赢家。

  如今朝廷里,早就形成了两股势力。一边就由着支持莲贵妃,一边便是长公主。若不是王还握着军权,只怕朝中早就乱了去。

  不过,这也难怪。她跟宇春都是由已过世的王后所生。在皇家,一母所生的都是较亲些的。

  而且菏洁现在如此受宠,除了众人怜惜她生下来就没有生母照顾。还有一个非常重要原因,那就是宇春。

  可是人家等下还要在宴会在给皇姐敬酒呢?她说完,忽然又想起什么的,还有啊!师傅还没有跟笔畅比棋艺呢......对了,好奇怪哦......今天好像没有看到笔畅......。

  只是这一次分别之后,菏洁好几日都没有再到雪宫去。让靓颖不适应了好一阵子,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想也出不了什么大事,只要这王宫里的宇春还在,菏洁能出什么事。

  走过几步,到了厅外望眼看去,大厅里清冷昏黄的烛光下,靓颖正独自一个人与自己弈棋。宛如一个独守芳华的僧尼般的安定。

  一身白色厚重锦华的绸缎,束住修长而纤细的腰身,手臂在宽大的袖子里露出一双手。夜色下,神清月朗,玉样的脸庞熠熠散发出冷冷的光辉。

  靓颖穿的淡薄,一下便打了个喷嚏。虽是春天,但毕竟是夜深了,冷意更是寒澈。

  到了厅堂里,宇春就放了靓颖。她只觉得没来由的一阵冷象自己袭来,带着丝许连自己也没察觉到的失落之意。

  坐到榻上,宇春眼对着棋盘,观察了半天,还没见靓颖坐下来。便抬头开口,坐下吧,我们来一局怎么样。

  好......。 便就着坐下,刚要收拾下了一半的残局。宇春抓住她的手,就这样继续下吧......。

  恩。靓颖动手就开始收拾棋子。 宇春站了起来,看着那双正收着棋子枯瘦的手,晚了,你先去歇息着吧,这些就让下人来做吧。 她那里知道靓颖跟小青两个人自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妹。

  宇春一下楞的看着靓颖发起呆来。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怒的拂袖而去。弄的靓颖也不知她为何生气了。叹了气便又继续收拾起来。 这边,第二天,便有人将昨夜长公主到雪宫的事,禀报了给莲妃。

  宇春每天晚上都要到雪宫来跟靓颖下棋。先前两个人就只下棋,也什么话都不多说。后来偶尔宇春带点王宫特制的米酒来,靓颖备着点酒菜,两人对饮几杯。

  怎么,连我的话也不听了......。宇春目光半敛,锋芒劲露,王者霸气天成。

  这次有两件事要你去做。其一,菏洁年幼不懂事,我怕笔畅压不住她,你多照应着点。其二,你留下来就住到雪宫去授教张靓颖吧。

  靓颖早上起来,就听得见凝重古朴深远的乐声。正好小青从外面端着早餐进来,便随口问道,外面什么事这么热闹。

  哦,听说墨诸国西北作乱,今天长公主出兵,听说这一去得要好几年呢......。小青还没说完,靓颖已跨步出了雪宫,也顾不上自己的身份。

  宫墙下,宇春跨身在一匹黑色的战马上。黑色的铠甲透着冷酷的寒光,一如千年的玄冰。好一个英姿飒爽。

  城门外,早已站着一批准备送行的百姓。长公主在墨诸国的受爱戴程度恐怕不亚于王了。如今她亲自出征,在百姓的心目中早已认定一定会凯旋而归。

  抬起头,宇春眼已迎上靓颖的眸子。北国冷澈的风吹着头盔里的那张脸有着北方兵士所共有的坚毅和深刻。

  驾......。宇春勒马奔出宫墙。徒留靓颖在宫墙上追着她,直到背影都已经不再可见。

  大军就这样上了西北的官道,浩浩荡荡的一片。老远的看那军旗上挂着风字旗号。

  靓颖站在宫墙上任风吹着自己淡薄的身子,眼神还留在远方看不到尽头的官道上。芳草都已经开始发芽的一片嫩绿之意。

  等靓颖恍惚的走回雪宫的时候,见一人端坐于院内。面前放着那把凤尾琴,那人凝视着凤尾琴,似有千言万语就再也说不出来了。所有的感情只在这眸光间都放进了那琴中。

  琴声入耳,靓颖觉得自己再也不是在雪宫里,而是置身于琴中。索性坐在雪宫的门槛上,闭着眼睛放任自己的思绪。好一种沧桑。

  槐央停了手,见靓颖还闭着眼睛坐靠在门边,也不叫她。宛然一笑,当真就笑的烟云繁华已过。动手收起琴来,就雪宫的厅堂里走去。

  靓颖睁开眼的时候,院子里空荡无物,还一片光裸斑驳的石条。就着真疑心自己做了一场梦而已。 没想到抬步进雪宫的时候,那女子端然已坐在厅堂的榻上。

  槐央也不答她,低头看着杯中茶逐渐被泡开,一片绿意怡然。这才抬起头,面露微笑,教授你的人。

  是吗?这首曲子是墨诸已逝世的王后传授与我的。槐央的笑意带着点恍惚似温暖而又非是的东西。

  你想拜我为师父,琴、棋、书、画就需无一不通,而且你必须跟我习武,这是很辛苦的过程。你想好了没有。另外不要叫我师父,叫我槐央就好。被梅容的孩子叫师父,她会觉得奇怪的。

  槐央看着桌子上的三个素菜和一小叠花生米,皱的眉心都打结了。抓着筷子的手也放了下来。

  槐央,这里条件简陋,望师父能够......。靓颖话没说完,便就叫槐央挥手打断了。就见着槐央人已如飞燕一般飞出雪宫。

  宇春转过身,正视着周笔畅,表哥......有些事情你不懂。说完,便走出了花园。

  最后决定派镇国将军前往。这边宇春也没有得歇息。王已年迈,好些事已是长公主代为处理。

  这卫将军虽本就一武夫,却也是顶聪明的。莲贵妃和长公主斗,早已觊觎王手中还留着军权,如此王要有戎族,自己已拿着墨诸国三分之一的军权在手。

  只是这两边谁也不好得罪的,莲贵妃这边只消在王边上吹吹枕边风,怕自己性命难保。可长公主那边也极其厉害,怕更是得罪不起。 娘娘放心,本将此次出征定取有戎族长首级。这个时候,除了装糊涂之外也不能做什么了。

  这个自是当然,相信以卫将军的能力,自然是不成问题的。本宫只想问卫将军将来是看好我家皇儿还是长公主。

  莲贵妃这句说的也是极白的,想将来若是让宇春坐了皇位。怕第一个被拉出去的就是他们母子俩了。

  卫将军见莲贵妃说的如此毫无退步,心里知道,若是自己此刻不表个态,唯恐今晚连这霞云殿都是出不去了。

  皇姐都不关心人家了......连看都不看人家一眼......。瘪着嘴的样子,煞的可爱。边上的这些人个个都比她年长,这一下别她惹的都笑起来。

  正当众人都其乐融融的时候,外面一点白色的身影在飞雪中渐渐的隐现出来。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朝着这边大殿走来。

  李宇春半眯着眼,觉得这身形如此熟悉,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来。一回头间看到莲贵妃脸上算计的笑容,这才明白了。不过这引人注目的当头,她也不能动作太大,到时候只能见机行事了。

  等靓颖一张美的不逊色于李宇春的脸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莲妃亦拉着王,指着殿外正在脱掉白色大氅的靓颖。王,您看,那就是容儿的女儿,如今她来这里过了年之后就三年了......。

  下面,靓颖刚一踏进来。李宇春就迎上来,群臣斗乐,见着除长公主之外的如此绝色,都好奇是何方神圣。但见长公主先走上去,自然也不敢靠的太近。

  靓颖是何等聪明,当下也就明白过来,自己被卷进一场阴谋里来了。而那人对付的目标正是李宇春,心里有些懊悔。

  彩衣虽只比菏洁长一岁,但这丫头心思细腻。已在一边观察到大表姐的异常之处。心里好奇,就拉了菏洁到一边去问。

  靓颖却也还是无奈的抬头,王见着了那张熟悉脸,却也感叹故人。你娘亲现在可好......。

  靓颖来墨诸已近三年,是以并不得知娘亲是否安康......若娘亲得知王还惦念,定会感激万分......。真是滴水不漏。

  哎......我都老了,晚晴也已经过世这么多年了。就不知你娘如何......。王也有王的人情味,他的青春懵懂年华。

  莲贵妃见王自顾感叹年华,在边上插话道,当年若王纳了梅容为妃,想必颖公主就是您的种了。真是错了一桩好姻缘啊......不过我看这孩子与他母亲容貌相似,王何不......。

  话还没有说完,李宇春一边带着,父王何不收了颖公主做义女,也能引为美谈......。

  莲贵妃故意着脸色尴尬的停顿一下,然后又满脸矫情的扑到王身上,依本宫看长公主此法也好。

  莲贵妃眼看使计成功,自然心里高兴。李宇春一向大风浪过来,沉着气。靓颖身在别人的国土上,没得半点发言权。

  恩......想当年,晚晴与梅容情同姐妹,是以不晚晴不愿让朕纳梅容为妃,怕委屈了她。如今我看皇儿跟颖公主也是交情非浅......。停顿了一下,王有继续开口道,看来本王注定要带着遗憾走了......也罢,也罢。本王就收颖公主为义女......

  菏洁一边高兴的跑到靓颖面边,以后我就不叫师父了,叫颖姐姐了,嘻嘻......父王真好。

  目送王离开后,李宇春怒目对着菏洁,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才能懂事......。一句话说的动容,说的气恼。

  话说这边李宇春拉了靓颖回了雪宫,突然一下脚步停下,靓颖踉跄了摔到在地。李宇春望也不望,转了身就走了。十一长假火车票今起开售不同车站起售时间不同

  病痛中,靓颖只冷清清的用眼瞧着这诺大的雪宫。脚下一个不注意,已跌倒在地上,眼里坚强的脆弱,当真让人心疼。

  小青只远远的跨进门来就看到靓颖,吓的连忙跑过去,扶起靓颖,口气带着责怪的

  槐央将靓颖扶坐了起来,自己也坐到了床上去,无尽的内力开始源源不断的输进靓颖的体内。

  靓颖心里难受,从边上递了丝帕给槐央。槐央一手打掉。我今日救活你,以后你不要跟人说,你师承我莫槐央,我丢脸......。

  你想你现在这样,可就对得起梅容......你可知你娘亲和你王弟在宫中受尽排挤......你倒好,在这边一心想死......让你娘和你王弟连你最后一面也见不上......。

  靓颖从小心里不装东西,但对于娘亲和王弟心里执着。被槐央这一说,心里惭愧起来。

  就这一次,徒儿烦劳师父......。她也只能恨自己现在一身病痛来,只怕刚走出这房门口就昏倒了。

  槐央也只任她哭,她自有她的过往,没有那么多的尽力再去给别人一点同情和安慰了。抱着她是她最大的施舍了。

  靓颖对着落影阁的夕阳笑的美丽。映像重叠,藏雪国那天冷静自持的二公主回来了。

  自从靓颖从落影阁回来之后,每天花了更多的时间来学习兵法和武功。以往素来爱的棋盘都生了灰来。

  小青只想公主一日比一日笑的少了。却忘了以前在藏雪国靓颖本就着这样的性情。

  那天御花园一闹之后。王果然对李宇春和菏洁疏远了些。引的笔畅更讨厌起靓颖。

  皇姐......皇姐,我回来了。先前的那少年大步跨进战殿,脸上喜悦之色见的明显。

  李宇春远远的听见喊声,赶往大厅,见了木澈,一手拍着他的肩膀,阿澈几年不见长高了,更见俊朗,这下王城的名门千金见了,定要挤破门了......。

  木澈一眼见了李宇春,发鬓如丝,人间绝色之容。楞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皇姐......家里一切可好。

  木澈也跟着到边上坐下,皱眉道,我在南疆,也不知道家里情况如何。莲贵妃就那么厉害......连皇姐你也......。

  恩......前两年皇姐一直在西北边疆剿灭有戎,叫她趁了先机......且丞相极力帮她,现在势力也是不小......。

  你说王丞相也在帮莲贵妃......王丞相一向为朝廷,怎么会......。木澈也是不解。

  在墨诸国的历史上,只有优秀过人的女子也可得掌天下。其艰辛远远大过于男子。

  行了......现在就不说这些个了,你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这些个烦人的事情就先搁搁吧。等晚上的事情我吩咐大家一起到战殿来用晚餐,大家也好聚聚......你现在就先下去休息吧,赶了那么远的路了。

  菏洁虽比以前收敛了好多,但一下见着自小宠自己不亚于自家皇姐的二皇兄,高兴手足舞蹈,抱着又是跳又是闹。

  李宇春一见王边上还跟着莲贵妃,心里暗想,这会儿恐怕没那么简单。递了眼神给笔畅。见他也是一阵皱眉,两人都已领会了意思。

  王稳坐在正椅上,朕听说澈儿刚刚归来,长公主在战殿为王弟接风尘,怎么也不叫上父王......父王就自己不请自来拉。

  李宇春这话若听在平时,王定感欣慰。只是这一下是被莲贵妃挑拨,心里认定了这群儿臣目无尊长。听来自然就不一样了。 难道长皇儿认为父王老了,不行了......。声音平板听不出起伏。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